政治哲学

罗伯特·J·阿特:《政治的细节》

时间:2014/3/19 8:20:24  作者:管理员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209  评论:0

罗伯特·J·阿特:《政治的细节》

罗伯特·J·阿特  罗伯特·杰维斯/著

ISBN978-7-5100-6962-8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4年3月出版

68.00元

 

  作者简介

 

  罗伯特·J·阿特(Robert J. Art),美国布兰代斯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哈佛大学博士,专长于国际关系、美国对外政策和国家安全政策研究。2006年荣获国际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颁发的杰出学者奖。

 

  罗伯特·杰维斯(Robert Jervis),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学者。加州大学伯利克分校政治学博士,先后在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执教。美国科学进步协会会员,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1988 -1989 年任美国政治学会副会长,2000 -2001年担任美国政治学会主席。

 

  译者简介

 

  陈积敏,男,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著有《非法移民与美国国家战略》。

 

  聂文娟,女,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讲师、法学博士。

 

  张键,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研究部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

 

  内容简介

 

  本书畅销40 年,是理解政治学的必备读物。它囊括了政治学领域内的经典文章共53 篇,分为无政府状态、武力的使用、国际政治经济学与全球化、世界政治中的当代议题四个部分,将政治核心理论一网打尽,汇聚了世界上最出色的政治学者的观点,或相互印证,或互为补充,或针锋相对,为读者提供了一种更为多元的思考问题的方式,一种更为广阔的审视国际政治的视角。

 

  媒体推荐

 

  本书将国际关系领域内最优秀的作品汇集成册,涵盖了该学科里的核心理论,书中所选的一流的作品深入浅出,展现了不同的、甚至针锋相对的学术观点。本书向读者展现了国际关系学者是如何看待身边的现实世界的,这是一本完美的国际政治学启蒙书籍。

 

——约翰·J·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

 

  如果这书并不存在,那么也会出现相同内容的另一本书,但谁能像阿特和杰维斯做得这么好?作为一本介绍国际政治学科经典理论与争议的作品,本书的地位是无法超越的。

 

——罗伯特·O·基欧汉(Robert O. Keohane) 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教授

 

  精彩试读

 

  米洛斯人对话录

 

  翌年夏季,阿尔喀比亚德率领 20 艘舰船抵达阿尔戈斯,俘获了 300 名疑为亲斯巴达 的阿尔戈斯人,雅典人将把这些人幽禁在自己控制的附近海岛上。

 

  雅典人又发动了对米洛斯岛的远征,远征军包括 30 艘雅典人自己的舰船,希俄斯人 的 6 艘和莱斯沃斯人的 2 艘,来自雅典的 1200 名重装步兵、300 名弓箭手、20 名骑兵射手, 还有 1500 名由同盟者和岛国居民组成的重装步兵。

 

  米洛斯人是斯巴达人的移民,像其他岛屿的居民一样,他们拒绝加入雅典王国,起 初他们不加入任何一方,保持中立,但随后,雅典人威胁以武力毁灭其领土,于是他们 对雅典人采取了公开敌视的态度。

 

  现在利科米德斯之子克莱门德和蒂西马彻斯之子蒂西雅斯将军率领上述军队驻扎在 米洛斯境内,他们在毁灭其领土之前,首先派使者去谈判。米洛斯人没有让这些使者在 其人民之前演讲,而是吩咐他们向行政长官和少数人陈述使团来访的目的。于是,雅典 人做了如下陈述:

 

  “你们不让我们在民众面前说话,的确,如果全体民众毫无阻碍地听了我们具有说服 力且无可辩驳的言论,他们也许会被我们说服。我们认为这就是你们为什么只许我们对 少数人说话的用意所在。我们认为坐在这儿的诸位是想把稳妥的事情弄得再稳妥些。我 们也认为你们是不想一一讨论我们言辞中的每个要点,而是想在我们说话而你们不同意 的时候,随时打断我们的话,要解决这一点,才再说其他一点。首先请你们告诉我们,

 

  这个建议是不是可以采纳?” 米洛斯议事会委员会回答如下: “谁也不能反对我们在一种从容平和的气氛中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完全合理的。但

 

  是现在你们定然要向我们开战的威胁与这一建议是颇相矛盾的。我们知道你们已然决定 担当这次交涉的谈判,而这次交涉的结果无非就是我们证明了正义站在我们一边,如果 我们拒绝投降,结果就是战争,否则我们就会沦为奴隶。”

 

  雅典人:“如果你们今天就是要浪费时间来列举对未来的猜疑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而

 

  不是认真地正视现实,去思考如何避免你们的灭亡,那么我们的谈话就没有继续进行的 必要了。除非你们按照我们的意见行事,谈判才有望得以进行。”

 

  米洛斯人:“我们的处境如此,求助于各种各样的言辞和观点是自然的,也是可以理 解的。然而,如你所说,我们汇集于此是来讨论我们城邦的安危的,你们如果能依此行事, 我们愿意按照你们所提出的方式进行讨论。”

 

  雅典人:“我们自身不会运用一些华丽的辞藻,如我们击败了波斯人,有权维护我们 帝国的权益,或者说因为你们伤害了我们的利益,我们不得不进行反抗等等--这都是些 没人会相信的套话、假话。我们希望你们也意识到,不要认为列举一些理由就能改变我 们的观点,比如说虽然你们是斯巴达的移民,但你们没有加入到斯巴达的一方作战,或 者说你们从来没伤害到我们的利益等等。相反,我们建议你们争取你们可能得到的,现 实认真地考虑我们的意见;如你所知,当务实的人来讨论这些事项的时候,所谓正义的标 准是建立在权力均等的基础之上,事实上,强者为其所欲为,弱者忍其所需忍。”

 

  米洛斯人:“那么在我们看来(因为你们强迫我们不要去奢望正义,而只从本身利益 出发),无论如何,你们不能破坏那种对大家都有益的原则,就是对那些身入困境的人而 言,也有得到公平和正义权利,也应有权通过辩论使自己获益,尽管这种辩论不像数学 那么精确。这个原则适用于所有人,包括你们自身,因为你们也终将招致报复而身陷囹圄, 并为世人所借鉴。”

 

  雅典人:“对我们而言,纵然我们的帝国到了末日,我们也不会对将来绝望。一个帝 国所担心的不应是被如斯巴达(这并不是说我们现在有此担心)这样的其他帝国所占领, 而是被其臣民所推翻。所以就此而言,你们完全不必为我们多虑,我们自会处理。我们 现在要做的是让你们知道我们来此,是为了我们帝国的利益,而我们所说的,是为了保 全你们的城邦。让你们加入我们的帝国,不是我们自找麻烦,而是为了你们的利益,也 是为了我们的利益。”

 

  米洛斯人:“我们做奴隶,你们做主人,这怎么会既符合你们的利益也符合我们的 利益呢?”

 

  雅典人:“你们,屈服了,可以保全自己而免于灾祸;我们,不毁灭你们,也可以从 你们身上取得利益。”

 

  米洛斯人:“照此而言,你们不赞成我们严守中立,不加入任何一方,做朋友而不做 敌人吗?”

 

  雅典人:“不,因为不是你们的敌意损害了我们的利益,而是如果我们和你们友好, 我们的臣民会认为这是我们软弱的象征,而你们的敌意恰恰彰显了我们的权力。”

 

  米洛斯人:“难道这就是你们的臣民对公平的理解吗?认为那些跟你们毫无瓜葛的人 和那些大部分是你们的移民或你们所降伏的叛民之间毫无区别吗?”

 

  雅典人:“就对错而言,二者没有本质的区别,那些之所以能维护自身独立地位的国 家是因为他们是强者,我们不能去攻击他们,是因为我们有所畏惧。所以征服了你们,我 们不仅扩充了幅员,也增加了我们帝国的安全。我们统治着这片海域,你们是岛民,而 且是比别的岛民更为弱小的岛民,因此重要的是,不能让你们逃脱。”

 

  米洛斯人:“但是依照我们的建议(严守中立--译者注),你们就没有安全了吗?既

 

  然你们不许我们讨论公理,只能屈从于你们的利益,那么我们也必须告知你们我们的利 益所在,如若你们与我们的利益相悖,我们将以事实来说服你们。当其他中立的国家看 见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会推测终有一天你们也会向他们进攻,这样一来,你们会不会 与所有国家为敌呢?这难道不是加强你们现有的敌人,使别的国家不得不违背他们的意 志和愿望而与你们交恶吗?”

 

  雅典人:“事实上,我们不是很害怕大陆上的国家。它们拥有自由,也就是说要过很 长一段时间,他们才会对我们有所戒备。我们更关心的是你们这些还未臣服的岛民,或 者是已经因为我们帝国的控制而心有怨恨的岛民,这些人最有可能轻举妄动,导致他们 自身和我们都陷入危险之中。”

 

  米洛斯人:“如果你们冒着这样的危险,以维护你们的帝国,你们的庶民也会冒着同 样的危险,以逃避帝国的诛求,我们这些还有自由的人们如果不奋起反抗,而是卑躬屈膝, 那我们也真是太懦弱无能了。”

 

  雅典人:“不,如果你们动动脑子,你们就不是懦夫。世界上没有公平的战争,一方 光荣无限,另一方羞辱不堪。问题在于怎么保全你们的生命,不与强者为敌。”

 

  米洛斯人:“但是你们要知道,在战争中,命运有时是难以预测的,人数众多的也不 一定胜利。假设我们屈服,我们的一切希望都破灭了,而如果我们继续斗争,我们就有 一丝胜利的希望!”

 

  雅典人:“希望,只是困境中的聊以自慰罢了!如果有可靠的优势作为后盾,你们不 妨沉溺在希望中。那可能使人受到损害,但不会使人受到毁灭。但是,希望本质上是一 件要付出很高代价的商品。如果人们孤注一掷地把一切都寄托在它身上,只有完全失败 以后,才知道希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反过来说,知道了这一点而未雨绸缪的人们,希望 是不会使他们失败的。你们是弱者,命悬一线,不要让希望辜负了你们。不要跟那些人 一样,他们经常错失以合乎情理、切实可行的方式来保全自身的机会,当身陷困境希望 渺茫的时候,又转而乞灵于预言、神谕等虚无缥缈的东西,鼓励他们相信希望的结果是 使他们遭到毁灭。”

 

  米洛斯人:“如果不是在平等的条件下,我们很难抵抗你们的权力和我们的命运,你 们也知道我们明白这一点。然而我们相信神祇不仅会保佑你们,也会保佑我们,因为我 们站在正义的一方而反对邪恶。我们可能力量不足,但是盟友斯巴达会帮助我们,抛开 别的不讲,为了荣誉的缘故,他们也肯定会援助我们的,我们毕竟是同族的关系。所以 我们的信心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完全不合情理。”

 

  雅典人:“关于神祇的庇佑,我们相信我们和你们都会得到神祇保佑的。我们的目标 和行动完全合乎人们对神祇的信仰,也完全合乎人们行为的指导原则。正是基于对神祇 的信仰和对人们的认识,我们相信力所能及地扩展统治势力是自然界一条普遍的和必要 的法则。这条法则不是我们发明的,也不是我们首先依此行事。我们发现它时,它已经存在, 我们也应把它流传给后来者。我们不过是按照规律办事,我们知道,无论是你们,或者 是别人,只要有了和我们一样的权力,都会一模一样地行事。所以谈到神祇,我们没有

 

  理由担心我们得不到神祇的保护。而你们关于斯巴达的看法,尤其是你们相信斯巴达人 出于荣誉感会对你们进行援助,我们必须恭喜你们头脑如此简单,但我们却一点也不羡 慕你们的愚笨。斯巴达人在事关切身利益和政治相关事务时,确实温和大方,但是在处 理与他者关系时,就说来话长了。简单地说,在我们所知道的人中,斯巴达人最显著的 特点就是他们想做的就是光荣的,合乎他们利益的就是正义的。这种态度对于你们现在 不合常理的安全要求是没有帮助的。”

 

  米洛斯人:“这恰恰是我们最有把握的一点。他们出于自己利益的考虑,不会出卖他 们的移民米洛斯人,因为那样做意味着将失去他们希腊朋友们的信心,而有利于他们的 敌人。”

 

  雅典人:“你们似乎忘记了一点,一个关注自身利益的人会追求自身的安全,而所谓 的正义和荣誉会使人身处险境。一般说来,凡有危险的地方,斯巴达人是不会去冒险的。”

 

  米洛斯人:“我们相信斯巴达人是会为我们而冒险的,并且这个险是比别的险更值得

 

  冒的,因为我们接近伯罗奔尼撒,他们进军更容易些,而且我们是同族的,我们的情感 是相通的,他们也更离不开我们。”

 

  雅典人:“对盟友来说,寻求支援的一方所展现出的热忱并不意味着安全。它所期望 的是行动中的绝对优势,斯巴达人对此深有认识。当然他们不相信本国的实力,所以他 们要攻击邻国时,总要和一支大军联合起来。因此当我们控制了海洋,他们不可能横渡 到一个岛屿上来的。”

 

  米洛斯人:“但是他们仍然会派遣部队来。克里特海广阔无边,想对其进行控制并拦 截他者非常艰难,而想安全偷渡则容易得多。而且即使他们此举难以奏效,他们可能会 进攻你们的土地,进攻你们那些还没有被伯拉西达攻入的盟邦。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向 一个和你们毫无关系的国家找麻烦,如此一来,你们会发现你们的周边、你们的盟国、 你们的国家都将陷入麻烦中去。

 

  雅典人:“有这样的可能,而且也确实发生过。这种情况也可能在你们身上发生,但 是你们应该意识到,雅典人从来没有过因为害怕别人而撤退围城军队的时候。我们所惊 讶的是,你们虽然宣称想讨论如何保全自身,但你们所有的谈话却与此毫不相干。你们 主要关注对未来的希望,而实际上你们的资源却很少,难以抵御你们的对手而获得一丝 生存的机会。因此如果在停止我们的会谈之前,你们仍然不能得出一个比你们上面所提 到的更明智的结论,你们就太缺乏常识了。不要让所谓的荣誉的错觉误导你们--当人 们面临着伤及自尊的险境时,荣誉心常常让他们走向毁灭。在多数情况下,人们能够对 前面的险境而有所察觉,但是所谓的不光荣或羞耻感却使人们为一种观念所屈服,使人 们主动陷入了不可挽救的灾祸中。这种羞耻感最羞耻的地方在于它的产生不是由于不幸, 而是由于愚钝。你们如果明智一点的话,应该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你们应该明白,向 希腊最大的城邦屈服,接受它所提出的合理条件--在缴纳贡赋的基础上加入同盟,自由 享用你们的财产--这毫无羞耻而言。当面临着战争与和平的选择时,你们不应狂妄自大 作出错误的选择。安全的常规是,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地位相等的人,以恭顺的态度对待 地位较高的人,以谦和的态度对待地位较低的人。所以,当我们结束会谈之前,请你们

 

  三思,你们所讨论的事情关乎你们国家的命运,你们只有一个国家,你们国家的前途全

 

  靠你们的下一个决定。”

 

  于是雅典人退出了谈判,只剩下了米洛斯人。他们的决定大体上和他们上面所谈到 的相同,答复如下:

 

  “雅典人,我们的决定和我们最初提到的一样。我们不愿意仓促之间放弃我们城邦成 立 700 年来所享受到的自由。我们相信神祇会一如既往地眷顾我们,斯巴达人也会援助我 们,所以我们将竭力自保。但是我们也希望你们允许我们做你们的朋友,而不与任何一 方交恶,签订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条约,然后离开我们的城邦。”

 

  米洛斯人做了上述答复,雅典人也拟结束谈判,说道: “好,无论如何从你们的决策看,你们好像对未来比对眼前的事实更有把握,把不确

 

  定性的看作事实,只是因为你们希望如此。既然你们把一切赌注和信任寄托在斯巴达人、 命运和希望上面,你们终究会上当的。”

 

  于是雅典代表们回到军中,雅典的将军们意识到米洛斯人不愿意屈服,就立即围绕 着米洛斯城建起了工事,具体的工作由几个城邦担当。随后他们留下一支由本国士兵和 同盟国士兵组成的卫戍部队从海陆两方面封锁了米洛斯,其余大部分部队则调回本国。 留下来的军队继续驻扎在那里,执行着围城的任务。

 

  几乎与此同时,阿尔戈斯人攻占了夫利亚西亚。他们遭到夫利亚西亚人和流亡的阿 尔戈斯人的埋伏,80 余人丧生。

 

  在皮洛斯的雅典人从斯巴达领土上劫掠了大量的战利品。斯巴达人甚至在还没有废 除条约、宣布开战之前,就发出了一个通告,允许本国人民自由地打劫雅典人。科林斯 人也因为一些小争执不时地攻击雅典人,但伯罗奔尼撒的其余地方都还大体稳定。

 

  同时,米洛斯人发动了夜袭,夺取了市场对面的部分雅典阵地。他们击杀了部分士兵, 掠取了粮食和其他一些有用的东西,之后便撤退而没有展开进一步的行动。雅典人强化 了自己的封锁措施,夏季就此终结。

 

  在接下来的冬季里,斯巴达人计划侵占阿尔戈斯的领土,但是他们为跨越边界而进 行的祭祀没有出现吉兆,所以就此放弃了这次出兵计划。斯巴达人的侵略企图让阿尔戈 斯人怀疑城内某些人是内奸,从而逮捕了一批人,有部分人得以逃脱。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米洛斯人又夺取了一块只有很少士兵防守的雅典阵地。结果使 得雅典人又派了一支由德密阿斯的儿子安克拉特斯所率领的军队。围攻战役进行得很激 烈,因为城内出现叛徒,米洛斯人不得不无条件向雅典人投降。雅典人把所有俘获的达 到服兵役年龄的米洛斯人都杀了,把妇女和小孩当作奴隶出售了。雅典人把米洛斯城据 为己有,后来派了 500 名移民定居在那里。

地址:中国南京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圣达楼)  邮编:210023 电话/传真:86-25-********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公共事务与地方治理研究中心苏ICP备********号
Powered by OTCMS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