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参与

鄭永年:民主政治與社會衝突

时间:2014/3/30 10:04:30  作者:管理员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92  评论:0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今天在联合早报撰文《民主政治与社会冲突》提出,民主政治在当代国家建设或者解体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学术界和政策界对民主政治的争论和反思,至少有两个问题可以提出来讨论:第一,民主是否是当代国家制度建设的有效工具?除了少数几个例子,人们只看到民主在解体国家,而并没有看到民主所带来的制度建设成就;第二,各种专制制度早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根据,但大众民主也同样出现了巨大的问题,那么我们要追求一种什么样的政治秩序呢?详论如下: 

  翻开任何一本民主教科书,人们总是把诸多美好的价值和民主政治联系起来,例如免于专制之苦、政治参与、个人权利的实现、社会的和谐、经济发展、高收入、社会公平等等。这也就是为什么自近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把建设一个民主政治秩序作为目标的原因。不过,上述这些美好词汇只是对那些发达国家的民主社会的描述。 

  尽管发达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的民主,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但这些价值或多或少都已经成为现实。然而,当人们离开教科书和西方发达国家,而把目光转移到非西方民主国家的时候,除了少数几个国家,情况就不是像民主教科书所描述的那么理想,也看不到西方民主那样的情形,甚至刚好相反。在非西方社会,很多民主面临着无穷的社会冲突。近来的泰国、乌克兰、委内瑞拉等等都是很好的例子。为什么会这样? 

  要理解这种现象,人们就要理解西方式民主的扩张过程。尽管世界各地近代之前存在过不同形式的民主,但西方民主成为主体之后,从西方向非西方社会传播开来。在人们把民主视为一种需要追求的价值之前,必须把民主视为是一种国家建构的制度方法。总体上来说,在一些时候,民主促成了国家的建构,但在更多的时候,民主是国家解构和破坏的力量。 

  在两个历史阶段,民主具有建设性作用。第一个历史时期是帝国解体之后,民主成为国家建设的主要政治形式。帝国解体之后,世界进入民族主权国家时代。在西方,在帝国的废墟上不仅产生了一个个独立的国家,而且也产生了商人阶层和资本阶层。那个时代,精英民主对国家最具有建设作用。在国际层面,西方确立了主权原则,承认各个国家的主权,并且互相承认,互相尊重。一个主权国家不干预另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这使得各主权国家有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来进行国家制度建设。 

本类推荐
地址:中国南京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圣达楼)  邮编:210023 电话/传真:86-25-********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公共事务与地方治理研究中心苏ICP备********号
Powered by OTCMS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