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参与

毛寿龙:平度事件暴露基层政权暴力倾向

时间:2014/3/30 10:06:38  作者:管理员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33  评论:0
【背景】3月21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山东青岛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农田里的守地村民帐篷被泼汽油点火,造成1死3伤。3月25日晚,青岛市公安局称平度3·21纵火案破获。这起案件是杜家疃村村委会主任和工地承建商指使4名施暴者实施的纵火暴行。

  平度纵火案源于征地冲突。平度官方称所涉征地属于“合法征地”,125亩共补偿农民每亩合7.5万元,而平度官方卖给开发商的标价则是每亩123万元,利益高达十几倍。而对于田地被卖,村民并不知情,卖地的收入,村民也没有处置权。

  此次恶性事件暴露出农村基层政权哪些问题?农村基层治理如何完善?

 

    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研究所所长毛寿龙教授指出,这起事件直接涉及暴力,而暴力只能是在许多制约和条件之下由国家来行使。村委会不拥有国家权力,只是社会公共权力。村委变向滥用暴力,虽然还不能说政权本身黑社会化,但联合承建商指使纵火,是政权跟黑社会勾结。该事件虽然是个案,但基层政权普遍出现用暴力对待村民,就说明现有制度需要完善,包括选举制度、财产制度、信息公开制度等。

  毛寿龙介绍,在中国很多农村都存在这样一个现象:90%以上人口属于一个大家族,剩下的10%是少数,在决策时少数群体的权利往往得不到保护,这是一种个体权益被集体权益替代的表达。另一种表达形式是,好像所有东西都属于村集体,个体服从集体安排,个人权利和公共权利难以区分。而村委会又成了“集体”的代表,掌握着全村共有财产,权力非常大。所以一旦有人控制了村委会,就相当于控制了全村财产。

  毛寿龙认为,强行征地,是这种不合理制度的体现形式之一。土地是农村最重要的实体财产,其分配所属必须要确定,否则监管没用,选举也没用。

  论及解决办法,毛寿龙表示,从内部来看,村本身治理结构要实现宪政。村委会作为一个决策机构、执行机构、监督机构,其本身权限需要受到限制,财产分配、运营,以及行政流程都要透明。另外村民应该组织议事会,随机选择村民村事务进行监督,由议事会来决定村里的收入该如何处置。

  “从外部来看,当村民权利受到伤害后,国家、地方政府、司法系统应该给予救济。上访是寻求这种救济的路径,却一直被看作一个不稳定因素。外部救济无法到达,就导致许多过激维权,而当个体声音无法与‘集体利益’抗衡,到了一定程度个体就会倾向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毛寿龙说。

本类推荐
地址:中国南京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圣达楼)  邮编:210023 电话/传真:86-25-********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公共事务与地方治理研究中心苏ICP备********号
Powered by OTCMS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