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改革

常修泽:八十年代改革对中国新阶段全面改革的启示

时间:2014/5/22 16:58:53  作者:常修泽  来源:共识网  查看:44  评论:0

编者按:本文系常修泽先生在共识传媒举办的“新一轮改革进程观测”研讨会上的发言稿,现经他本人核校同意,在共识网推荐发布,以飨读者;会议完整记录也将于近期上网,敬请期待!

 

常修泽:八十年代改革对中国新阶段全面改革的启示
  常修泽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从八十年代改革当中,我们得到什么启发?刚才翁永曦先生讲了六点。这里我也讲几点启示。


  一、改革要“知常”。


  “知常”一词是我从老子《道德经》学来的。原话是“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道德经》第十六章)[i]。这里“王”是指“领导、统治”。怎样才能成为好的领导、才能统治得好呢?老子说必须要“公”——办事公平、公正、公道。怎样才能做到“公”呢?必须要胸怀宽广,“容”量宏大。怎样才能做到“容”量大呢?必须要知道“常”。“常”是什么?“常”是常规、规律。我去年出版的《包容性改革论》就是依此作为立论起点的。


  “知常容”三字,深刻揭示出变革的根本在“知常”(把握规律)。而在中国搞改革,欲把握规律,我意要讲“三层论”:第一层,人类世界普遍的规律(不能否定人类有普世价值);第二层,当代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的特殊规律;第三层,更加特殊的中国发展和转型规律。要把普遍的规律(“常”)和特殊规律(“常”)结合起来。要知“常”,不能违“常”,更不能逆“常”。


  20世纪80年代(胡耀邦—赵紫阳时期)面临什么发展变革趋势?主要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计划经济体制在人类20世纪走了个“抛物线型”——它从20世纪30年代产生,40年代发展,50年代到达顶峰,60年代开始走下坡,70年代衰落,80年代面临瓦解。这是我在1994年出版的《中国:“换体”的革命》一书中提出的“计划经济抛物线”。中国怎么从计划经济的束缚下解放出来,转向新的市场经济体制?这是八十年代改革遇到的核心问题。


  历史的历程是什么?有何经验?今天有多位八十年代改革的朋友。我们回顾一下,30年前即1984年,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制订中国第一个“改革决定”前,中国的政治舞台发生过什么?我在《史料版1984莫干山会议》[ii]中曾写道:当时遇到的突出问题是继续按照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或计划经济体制的变形“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惯性运作,还是另辟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新路?这涉及到改革方案的基本方向问题。此前曾参加十二大报告起草的一位部门负责人(袁某)给有关部门写信说,“绝不能把我们的经济概括成商品经济”,如作此概括,“必然会削弱计划经济”,照此国家就会出大问题。主管中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门负责人胡先生赞成,并以中共中央的名义批转了这封信,此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论”受到批判。到1984年起草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时,改革就不可避免地遇到这一重大问题[iii]。


  根据《新中国经济学史纲(1949—2011)》的记载,“这一文件的起草于1984年6月开始。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提出了一个提纲,但这个提纲,没有脱离原来的‘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调子,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对此很不满意,因此,重新调整了文件起草班子”,最后按“商品经济”思路统领改革决定[iv]。


  可见,耀邦同志他知“常”,没有违“常”,更没有逆“常”。所以能站在历史潮流的前头。改革决定通过后,邓小平说,“这次经济体制改革的文件好……有些是我们老祖宗没有说过的话,有些新话。我看讲清楚了。过去……会被看作‘异端’”[v]。“国内外对这个决定反应很强烈,都说是有历史意义的。”[vi]


  今天,中国进入全面改革新阶段,同样面临要知“常”,不能违“常”,更不能逆“常”的问题。中国新阶段全面改革,必须上见“天光”(世界潮流),下接“地气”(中国实际),中立“人本”(人权制度化)。这当中一定要把握大的规律。


  二、改革要讲包容性。


  我讲的“包容性改革论”有三点要义,即包容性思想、包容性制度、包容性运作。


  第一要义:包容性思想。八个字:海纳百川、包容互鉴。针对什么?针对心胸狭窄、唯我独尊。海纳百川,就要容纳改革中的不同声音。马克思名言:“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八十年代真有点“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一书、一报、两刊办的很有生气。一书——北京的《走向未来丛书》;一报——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两刊——天津的《中青年经济论坛》(我当时正在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参与创办和编辑此刊),武汉的《青年论坛》。在当时发出来年轻人的声音。迄今,这些刊物还受到人们的怀念。现在如何作到“海纳百川、包容互鉴”?需要努力。


  包容性改革论第二要义是“包容性制度”。针对的是非包容性的或称排斥性的体制。基本观点:“包容性体制总体优越于排斥性体制”。当然,该排斥的应排斥,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在理论和实践中排斥了一些不该排斥的东西。“包容性制度”特别在用人问题上,要讲“五湖四海”。刚才说到保护中青年,胡耀邦主持中央时期,比较清明。1984年莫干山会议选人有“五个不讲”:不讲学历、不讲职称、不讲职务、不讲关系,不讲名气,“以文选人”。只要能给中央建言献策,有好的想法,我都用。这种“英雄不问来路”的做法,把一些默默无闻的人推到了历史舞台上,改变了不少人的人生命运。现在,讲背景,讲学历、讲职称、讲职务、讲关系,排斥了多少有为青年(特别是社会底层青年)。


  第三要义:运作也要包容。改革在方法上,不要搞成“你死我活”的关系。例如在80、90年代,改革上有9个字:“允许看,大胆试,不争论”。“允许看”是针对一时思想滞后的人士说的,你可以看,我们等待,也不逼你,但不能捣乱;“大胆试”是对改革先锋朋友说的,“兄弟,你大胆地往前走”;“不争论”,其实就是对改革者最好的保护。这里有好多经验呐。


  三、改革要摆脱既得利益束缚


  80年代,改革面临的是计划经济的既得利益格局,根深蒂固,改革很艰难。但是改革者自身很少被既得利益绑架。与改革开放初期有很大的不同,新阶段改革面临的利益矛盾,比当年复杂的多。


  现在,老的利益格局有一部分仍然存在,新的利益格局又在形成,其中也包括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一部分改革者。这些朋友在八十年代起家,九十年代发展,在改革当中得到利益。现在作为获益者,第一,绝对不能倒退,不能恢复计划经济;第二,也不希望继续前进,最好维持现状,以便在这种未完成的改革状态(在他们看来是最佳的)中维护自己利益。


  某些改革者现在成为拥有较大资源配置权的官员,人们看到部分人利用掌握在手的资源,借助权力之手“寻租”。一次性“寻租”还不够,还试图将这种公权力资本化及其带来的特殊利益定型化,从而形成了一个以“权力寻租”为特征的特殊利益集团。这个“寻租”利益集团与社会其他特殊利益集团(如垄断利益集团等)结合在一起,成为妨碍改革进一步向纵深推进的力量。


  为什么垄断行业的改革如此艰难?为什么改革审批制又如此艰难?老子《道德经》第57章有一句话:“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意思是说,“我(指执政者)不胡折腾,百姓自然就富裕了;我没有私欲,百姓自然就淳朴了”。政府有些部门热衷于揽审批之类的“事”,实质在一个“欲”字。这个问题比八十年代的利益格局要复杂得多。如何摆脱双重的既得利益格局的束缚,对我们至关重要。只有打破固化利益格局,改革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i]老子.道德经[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4。


  [ii]常修泽:《史料版1984莫干山会议》,《学术研究》2012年11期;共识网、中国改革论坛网(影印件版)2013年6月9日。


  [iii]常修泽:《史料版1984莫干山会议》,《学术研究》2012年11期;共识网、中国改革论坛网(影印件版)2013年6月9日。


  [iv]张卓元等著:《新中国经济学史纲(1949—2011)》,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8月版,第172页。


  [v]《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91页。


  [vi]《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83页。

本类推荐
地址:中国南京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圣达楼)  邮编:210023 电话/传真:86-25-********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公共事务与地方治理研究中心苏ICP备********号
Powered by OTCMS V2.73